张母的话,言辞中不乏让张喻去讨好李涂的意思。

但张喻做不到去李涂面前卑躬屈膝。她把他给甩了,前几分钟还气得他摔门而去,再去讨好他,这种做事风格未免也太势利了。

李涂估计都得看低了她。

“李涂身边那个谢明明,你又不是不清楚,不比你优秀很多倍?人家对李涂,多少有意思,他们家里人对他们也乐见其成,目前是李涂自己不同意,但你要一直这样,你真觉得李涂在你身上能坚持多久?”

张母道:“男人都在意那点事,从你这得不到想要的,心思自然跑别人那去了。到时候想挽回都没机会了,小喻,你别怪妈没有提醒你。”

张喻认可张母的话,别说男人了,张喻自己见到美的,都会怦然心动。

变心才是人的本能。

但张喻自己不认为,跟李涂分手,她会后悔。

她就是不喜欢李涂了,就跟很多在爱情里,劲头过了逐渐开始不耐烦的男人一样,她就是不爱李涂了。都不爱了,分手有什么可后悔的。

只是张喻也不打算跟张母争辩,长辈的看法,她一时半会儿也改变不了。

李涂虽然是被她给气走的,之后却还是联系了她两回,一回她没有接,另一回她在跑步,轻轻喘着。

张喻接通电话,本来是打算,跟他好声好气说清楚的。哪里知道李涂听见她的声音后,语气瞬间就变了,他咬牙切齿的说:“张喻,你好样的。”

“谢谢夸奖。”她回一句。

“我成全你,我李涂也不是非你不可。我是傻了才会在你这种没心没肺的人身上花心思。得,我看清楚了,分了就分了。”李涂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直接把张喻一句谢谢啊给堵了回去。

尽管她跟李涂关系不好,但他挂电话的次数不多。张喻想了想,才反应过来,李涂不会觉得她在跟男人那个吧?

她突然觉得李涂也挺low,什么事都能往那方面想。她又不是离开这事就活不了了。而且她也没有这么随便。

张喻跟李涂这一闹掰,双方关系急转直下,不过见不着面,倒是没什么摩擦。

但她也不知道,张母是怎么把李涂给哄住的,两家生意倒是还有往来。

不过张母也没有少回来抱怨,说:“你看看,都是你闹的,现在人家也不经常过问你的事情了,我主动提,他也只是敷衍的应两句,我看李涂差不多都要放下你了。”

她语气里不无责备。

张喻没敢告诉她,李涂已经彻底死心了。

再等到张喻出去见朋友,就听见朋友说,李涂最近都在打听,你身边的男人是谁。

张喻也算是了解李涂了,这他妈就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心胸狭窄,就跟之前的肖冉差不多。但肖冉的坏跟狠,大家心知肚明。

李涂不一样,李涂闷着坏。他是跟勾践一样,卧薪尝胆的隐忍角色。李家他不就在长时候密谋着,还装出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他记仇啊,所以张喻惹他不快了,他要讨债,估计打算给她的“男朋友”长长记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