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信任他?毒谷的人如若想要骗你,假死你都发现不了。”白狸讽刺地说了一句。

“我不想和你争辩。”朝阳赌气地转身,也不去看白狸。

“你来见我,不是只想听听我的推测吧?”白狸猜测,朝阳还有别的事情。

“替我杀一个人,护一个人。”朝阳知道,那人只有白狸能杀。

“谁?”白狸蹙眉。

“暗魅楼一阶以上的高手,叫殷篱。”殷篱如今在奉天,对于奉天来说是很大的隐患。“替我杀了她,让人护住归隐山的药王古雨,他能解情蛊的毒。”

“不可能!”白狸情绪微微有些激动。“情蛊无解,就算是古雨也不可能解开,当年我就找过他,也威胁过,他根本解不了,那个老东西惯会骗人,他在骗你!”

当年,那老东西也骗过白狸,让她满怀希望,然后绝望。

最终只能选择自己的方式解决。

绝情断爱能解情蛊这个方式,就是古雨说的。

他怕是又要用这个方式,去骗朝阳。

“您将断情绝爱体现得淋漓尽致,当然不会在乎情蛊的解读之法!”朝阳反驳白狸。

“杀殷篱可以,保护古雨也可以,但你不要抱太大希望。”白狸是怕朝阳失望。

“帮我这次,算是还你利用我的人情,以后……不再相见。”朝阳回眸,没有多说,上了马车。

“让我杀殷篱,护古雨,是为了萧君泽?”白狸怎么也想不到,朝阳的情蛊会种在萧君泽身上。“为什么是他……”

殷篱是暗魅楼安插在奉天江南之地的眼线,殷篱不死对与奉天来说是个隐患。

朝阳在帮萧君泽扫清隐患。

“你不会懂。”对于朝阳来说,白狸是个没有爱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会懂爱情。

她和萧君泽的事情,也不需要白狸知道太多。

“连我都知道,你身上的蛊虫根本不在胤承体内,你觉得能瞒得住那个人?如若是扶摇,他怕是早就知道了。”白狸提醒朝阳,不要太天真,也别太信扶摇。

朝阳上马车的动作僵了一下,心口莫名的慌。

也许,暗魅楼的主人,真的已经知道了……

可他没有点破这层窗户纸,那就先这么拖着。

只要古雨真的找到解药……

马车离开内城,往边关的方向走去。

九凤和哥舒喆煜先行离开,留沈清洲一人,站在高坡上。

“她不会原谅我。”白狸走了过来,身形有些落寞,笑容……也透着苦涩。

她不是个合格的母亲,所以……这是她应得的下场。

在女儿和沈清洲之间,她选择了后者。

沈清洲蹙眉看着白狸,一句话都没说。

“沈清洲,我也要走了……”白狸没有靠近沈清洲,她知道……沈清洲也不会原谅她。

这是从算计之初她就有想到的结果,可真的到来了,还是有些凄凉。

那时候她就想,只要沈清洲好好活着,就算她众叛亲离也无所谓。

沈清洲气压低沉,眼中毫无波澜。

白狸自嘲地笑了一下,她在期待什么?

期待朝阳喊她一声母亲,还是期待沈清洲挽留她?

“过来。”

白狸转身刚要走,就听见沈清洲清冷着声音开口。

下意识转身,白狸听话地走了过去。

沈清洲的眼眸中透着些许无奈,叹了口气,冲白狸伸手。“拿出来。”

白狸原本闪烁着期待的眸子渐渐暗了下来,原来被发现了。

极不情愿地抬手,白狸将从沈清洲身上偷走的束发带还了回去。

她就是想留着有个念想。

沈清洲蹙眉。“还有呢。”

白狸震惊,什么时候发现的?

于是,又将藏好的玉佩拿了出来,不高兴地放在沈清洲手中。

沈清洲再次叹了口气。“你知道我跟你要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