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太医已经下了退热的药,可太子殿下狂吐不止,怀臣小公子身子本就弱,怕是经不起折腾了!”

长孙洛栖惊慌地抱着萧君泽,脸色煞白。“薛太医可还有更好的法子?”

“娘娘,太医署的人都尽力了……”

长孙洛栖紧紧地抱住萧君泽,看着他那张苍白没有血色的脸,眼眶泛红。

母子连心,萧君泽病重,她这个做母亲的却什么都做不了。

“阿泽,阿泽乖……娘亲会救好你,别怕。”

“阿娘……”萧君泽弱弱地唤了一声,感受到长孙洛栖在身边,像是安了心一般,在她怀里拱了拱。

“陛下呢?去找陛下!”长孙洛栖声音哽咽,颤抖。

“陛下……云妃宫中也出了乱子,小皇子病重,陛下去了那边。”宫女慌张跪地。

长孙洛栖的手指突然无力,视线渐渐被泪水模糊。

“去叫陛下!”长孙洛栖的声音透着浓郁的压抑与怒意。

在儿子生病这种极其脆弱的时候,她只是希望萧延津能来陪陪他和儿子。

“娘娘!云妃的人留住陛下,陛下……陛下说让薛太医过去,看看小皇子,小皇子……刚出生,更脆弱。还说……还说太子自己能扛过来……”

长孙洛栖低头看着一直发抖的萧君泽,即使她不懂药理也知道,萧君泽的状况绝对不是普通的病症。

他像是中毒了。

“你去告诉萧延津,如若今夜他不肯过来,后果自负。”长孙洛栖深吸了口气。

第一次,她失控到不想理智。

萧延津不是觉得她任性吗?好……她就任性到底。“薛太医,没有本宫的允许,不许离开东宫!太子什么时候痊愈,什么时候再去云妃那!”

她不信……云妃那个女人的儿子,会这么巧合与泽儿同一天生病。

留下萧延津还不够,还要将太医署的人也带走吗?

做梦!

“娘娘,您别动怒……”红霞担心长孙洛栖气坏身子。

长孙洛栖摇了摇头,赤红着眼眶什么都没说。

她本不屑于与这些后宫女人争宠,宫斗。这些年她一忍再忍……可有些人得寸进尺,对她步步紧逼。

这一次,为了萧君泽,她绝对不会再退步。

“娘娘,太子的情况很不对劲。”薛太医一脸担忧。“臣觉得,这应该是毒……”

薛太医在没有人的时候,偷偷开口。

长孙洛栖深吸了口气,她就知道……

“终究,还是有人对泽儿下手了。”

萧君泽在她宫中的时候,被她保护得太好,封为太子,入住东宫,萧延津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保护好他们的儿子。

可他就是这么保护的吗?

……

云妃宫中。

皇后指名道姓地唤萧延津回东宫,被云妃的人添油加醋的传到了皇帝耳朵里。

皇帝脸色暗沉,原本想要过去,可却还是被长孙洛栖的态度气恼。

“她这是威胁朕?”萧延津怒意浓郁。

“陛下,您去看看姐姐吧,太子更重要。”云妃刚生产完,一身虚弱。

萧延津脸色一沉。“不必,朕倒要看看,她要让朕付出什么代价!”

“陛下!娘娘说太子情况紧急,薛神医走不开……”

“陛下,小皇子的情况不容乐观!”其他几个太医惊慌地跪地,仿佛除了薛太医,没有人能救得了小皇子。

“长孙洛栖!”萧延津趁着脸起身,走了几步又停下脚步。“禁卫军统领,去东宫,将薛太医给朕带过来!皇后的人若是阻拦,格杀勿论!”

禁军统领愣了一下,想说什么,可不敢……

他们谁都看得出来,这是帝后之间在赌气,闹脾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