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给,是我真没有。”白狸耸了耸肩。

“伤好了就赶紧走。”沈清洲蹙眉,显然不信。

“我可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白狸赶紧抱住沈清洲的腿。

“当初,我把兵法原拓本给了朝儿,培养她和胤承。后来,我就把兵书烧毁了,但朝儿过目不忘,所以兵书只有朝儿知晓。”白狸抱住沈清洲的腿,不肯松开。

“伤若是好了,就走吧。”沈清洲垂眸看着白狸。

莫名,白狸心口一紧。

沈清洲又要赶她走吗?

“你是不是……后悔了?”

“为什么这么着急赶我走?”

沈清洲没有说话,显然有心事。

白狸心里更没底了。

她已经没有女儿了,朝阳不可能原谅她,如若沈清洲也不要她,那她……就真的无家可归了。

“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白狸慢慢松开沈清洲。

沈清洲一直在想事情,回神就看见白狸一脸受伤。

“想要。”沈清洲叹了口气,她何时变得这般敏感,这般患得患失了?

从前的白狸,从来不担心这些。

“真的?”白狸抬头,眼眶晶莹,视线灼灼。

“我只是在想……嘉峪关之战,是否要出手。”木怀成毕竟是木家这一代人的长子,是否要让喆煜去帮帮他。

如今,东南各地暂时安稳,因为西域的爪子还伸不过去。

这时候让喆煜去军营历练一下也好。

毕竟,木怀成和哥舒喆煜是兄弟。

“主人!”

沈清洲还想说些什么,暗卫前来送信。

微微蹙眉,沈清洲嗅到了很重的血腥气。

走出门外,就见暗卫满身是血,身形摇晃。

“发生什么事了?”

“主人……西域暗魅楼的人,将我百晓堂在西域的所有暗哨,据点,全部铲除,杀我百晓堂……”

“有内鬼?”沈清洲沉声问了一句。

要知道,百晓堂是江湖上蛛网编制最广,消息最灵通的组织,给一个据点和堂口之间都不是直接连线,确保一人暴露,不会牵连另一边。

可暗魅楼却除掉了百晓堂在西域的全部暗哨,说没有叛徒,是绝对不可能的。

“还未……查清。”暗卫声音沙哑。

“你先去治伤。”沈清洲让对方先走。

“主人……何顾出事了。”暗卫忍着疼痛,再次开口。“暗魅楼的杀手一路追查到奉天,何顾首领被追杀……出事了。”

沈清洲的手指猛地握紧,呼吸慢慢沉重。

“下去吧……”

暗卫强忍着疼痛离开。

“沈清洲……”见暗卫离开,白狸才走出房间。“是不是朝儿出事了?”

“何顾……你还记得他吗?”沈清洲问了一句。

“那个半路被你救回家的男孩?”白狸记得这个孩子,江南之地富商的儿子,富商带着他和妹妹从西域带货回奉天的路上,遇上了劫匪,他和妹妹走散,命悬一线,是沈清洲救了他。

“嗯……”沈清洲点头。

“他一直跟在朝儿身边,朝儿是个极重感情的人,该是怎样的伤心。”白狸叹了口气。

“明日,便先离开吧。”既然白狸并不选择和他统一阵营,那他们彼此之间就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你想回京都?”白狸抬头看着沈清洲。“朝儿……不会见你。”

沈清洲沉默,没有说话。

他得回去一趟,至少……要去看看朝阳。

不管她愿不愿意见自己。

“还有一件事……”沈清洲声音沙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