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说出这些话。

朝阳认命地闭上双眼,她知道……胤承不会伤害她的孩子,他无非是要找个寄托。

就当她能陪在他身边。

可这是她的孩子……她怎么忍心。

到底要如何,才能让胤承放过她……

“朝儿,你欠我的,总要让我活下去。

”胤承笑得苦涩,松开朝阳,转身离开。

朝阳无力地坐在榻上,绝望且无力。

“娘娘,华妃送来了沙棘糕,说是新鲜做出来的。

朝阳揉了揉眉心,起身坐在桌边。

“下去吧。

拿出沙棘糕,朝阳掰开看了一眼,有奉天来的信。

何顾来信,说萧君泽回来以后一心都在朝政上,解决了王李两家争端,权势已经稳稳握在手中。

朝阳松了口气,眼泪滴落。

她好想萧君泽啊。

真的好想他。

低头看着肚子,朝阳笑了一下。

“宝宝也想你了。

朝阳将信件扔进火油中点燃,吃了口手中的沙棘糕,酸酸的,好像真的很开胃。

肚子已经微微有一点点隆起了,等宝宝生下来,她就可以离开了。

胤承不会骗她。

可把孩子留在大虞,对于萧君泽来说是极大的隐患。

若是将来大虞与奉天开战,孩子就是胤承制衡萧君泽的筹码。

胤承已经做出了选择。

这天下和她之间,胤承得不到她,就只能去夺天下。

他不能再输了。

……

奉天,皇宫。

萧君泽身形落寞的坐在院落里,抬头看着夜色。

同在一片天空下,不知道朝儿有没有抬头看着月亮。

“陛下,出事了。

身后,暗卫落地。

“王家还未离开江南,李家的杀手已经到了,王家满门被杀,没留一个活口。

萧君泽眼眸一沉,猛地站了起来。

他希望王李两家制衡,可不是让他们赶尽杀绝的。

“王家也不是吃素的,怎让李家钻了空子。

“内部有李家的奸细。

”暗卫低头。

“证据可留好。

”揉了揉眉心,萧君泽叹了口气,本想保住两家,只要他们低调些。

可现在,李家也不能留了。

“去办吧。

让王家和李家互相残杀,他趁机收回权利。

“陛下,最近……朝中老臣接连出事,这是人员名单。

萧君泽的眼眸沉了又沉,看来,真如朝阳猜测,长孙家还有人活着。

这般记恨当年弹劾长孙家的这伙人,应该是长孙无邪无疑了。

“薛京华有线索了吗?”

“有人最后一次见薛神医,在聚丰酒楼。

萧君泽眯了眯眼睛,看来他要亲自去会会长孙无邪了。

“当年长孙家出事,薛京华首功,先帝封赏,薛京华拒绝,只求到了时间便离开京都。

”如今薛京华已经是自由身,若是长孙无邪还活着,自然不会放过薛京华。

他需要薛京华帮他解情蛊,长孙无邪对其他人出手,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薛京华,他必须保。

……

聚丰酒楼。

长孙无邪亲自给薛京华处理脚腕手腕上的伤口,温柔地吓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