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皇宫。

阿茶无奈地看着已经数不清第几次,跃跃欲试,想要爬墙偷偷离开皇宫的萧君泽。

这是有多么迫切见到朝阳郡主。

“陛下,天气骤冷,宫中多人都病了,怕是有什么疫症,您不要在雪地里久留,万一病了,怕是十天半月无法临朝了。

”阿茶壮着胆子开口。

自从发现他的陛下与阿福公公口中的陛下不同以后,阿茶的胆子就大了。

经常出一些馊主意。

萧君泽眯了眯眼睛,挑了挑眉。

“阿茶,朕觉得自己病了,必然是被哪个宫人传染了疫病,咳咳咳……”

阿茶一脸震惊,陛下好演技。

“陛下,奴才这就去传太医!”

萧君泽扬了扬嘴角。

“顺便叫木怀臣也来见朕。

既然心腹大臣如今身子骨康健,自然要能者多劳。

他称病偷偷离开,一能躲避李家的纠缠,让朝中局势继续发酵,二能趁机离开去边关见朝阳一面。

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就是委屈了怀臣。

兴奋地走进内殿,萧君泽左右踱步。

即刻出发,最快七日就能到达边关。

不知道朝阳有没有想念他,他已经迫不及待要见到她了。

……

东苑。

下雪了,阿雅在雪中玩儿雪球。

阿木陪在阿雅身后,眼眸中透着天真。

“阿雅小祖宗哦,在雪地里滚,要生病了。

”阿福笑着开口,天一冷他这腿就疼得厉害。

一瘸一拐地跟在阿雅身后,阿福笑得开心。

和这些孩子们在一起,总是轻松了些。

“阿福,小心雪球!”阿雅拍手,帮阿福躲开阿木扔过来的雪球。

“小祖宗疼老奴。

”阿福满是感动。

阿雅嘻嘻的笑着,亲昵地抱着阿福的胳膊。

在奉天皇宫的日子,她对阿福的感情很深。

小孩子的世界很简单,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

东苑外,守卫应声倒地,一个黑色身影将人拖到了假山后,换上了守卫的衣服,走了出来。

环顾四周,那人冷眸看了眼暗处,冲他们做了个手势,将整个东苑的守卫全都换掉。

……

京都,聚丰酒楼。

长孙无邪抱着暖炉烤火,他的身子受了太多伤和折磨,一到冬天,是他最难熬的季节。

脸色苍白没有血色,若不是那双眸子会动,倒要让人觉得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薛京华的脚腕早已经磨破出血,厚厚的棉布包裹,血液还在往外渗透。

视线空洞地看了长孙无邪一眼,薛京华想说什么,却没有张口。

她知道长孙无邪当年受了太多苦,这一切她有愧……

可她从未想过,长孙无邪会变成今天的样子,像个疯子,像个魔鬼。

“义父,无邪好疼……”长孙无邪将手炉扔在一旁,赤足走在地板上,一步步靠近薛京华。

薛京华的后背瞬间紧绷,惊恐地看着走来的长孙无邪。

她怕他……

长孙无邪声音沙哑,像是小时候受了委屈的样子。

可早就已经触不可及的身高让长孙无邪多了十足的压迫感。

底衣松散,长孙无邪永远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不修边幅。

曾经……他是长孙家最懂规矩的孩子。

曾经,他也是最注重穿着形象的人,小小年纪总是一丝不苟,像个小大人。

可现在……

将薛京华逼到了角落里,长孙无邪把人压在身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