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君泽昏沉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过去的记忆一直折磨着他。

“朝阳郡主……”萧君泽的暗卫刚赶回来,见西厢着火有些担心。“您……能不能陪陛下一夜,这些时日他在背后保护您,受了很多伤。”

朝阳垂眸,没有说话。

“郡主……陛下当初送您去和亲,已经安排好了人救您离开,让您自由……”暗卫紧张开口。

朝阳沉默,始终没有回答。

“属下跟了陛下十几年了,从死士选拔到现在,陛下变化很大……但真正了解他的人知道,他的变化让人心疼。”以前的萧君泽太过心善,他看到暗卫受伤都会让太医帮忙处理。

可有一天,那个总是被萧君泽恩赏的暗卫死了,在考核中被杀了。

因为他身上的伤总是有人帮他治愈,他的抗击能力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训练,疤痕也不如自愈的人强大。

后来,萧君泽就懂了……心善有时候帮不了别人,反而会害了他。

皇权之下,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有人出生便是皇子,有人出生就是暗卫。

暗卫的存在是很残酷的,要经历层层考核,经历重重选拔。

最后能活下来的人,绝对不是靠着运气。

……

南疆,毒谷后山禁地。

死亡之地。

阿雅害怕后退,护在阿木身前。

阿木受伤了,阿雅怕这个蛊人会伤害阿木。

“不要伤害我们,我们不是有意要闯进来……”阿雅哭着开口。

昆仑气压冷凝的盯着阿雅,视线落在阿木受伤的手臂伤。

阿木呲牙,警惕的盯着昆仑,仿佛只要昆仑对阿雅不利,他就会与对方拼命。

“不要!”见昆仑扑上来,将阿木扑在身下,阿雅哭了起来。

可昆仑并没有伤害阿木,而是将他肩膀上的铁钩扯了下来。

一声惨叫,阿木疼的摔在地上。

“阿木!”阿雅哭着抱住阿木,安抚的拍着。“不疼,不疼,呼呼就不疼了……”

昆仑看了阿雅一眼,将小家伙提了起来,背在肩膀上。

阿木警惕的看着昆仑,生怕他抢走自己的东西,忍痛跟在身后。

阿雅不敢动,不敢呼吸,紧张的跟着昆仑走到了死亡山脉的尽头。

“好美……”阿雅惊讶的看着四周,原来死亡之地的天险处有这么美丽的风景。

到处都是鲜花,蝴蝶飞舞,鸟语花香。

潺潺的流水,清澈的小溪。

将阿雅放在一旁,昆仑采了一旁的草药,胡乱的揉碎,呼在阿木的伤口处。

阿木蒙蒙的看着昆仑,学着昆仑的动作。

阿雅也惊愕的张了张嘴。“是谁教你的?”

昆仑的身体僵了一下,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小坟包。

阿雅好奇的跑了过去,看着墓碑上面的字迹。“阿古弥雅……”

阿雅已经认字了,这几个字她刚好全都认识。“弥雅……是阿雅的名字,为什么要写在这里?”

阿雅有些好奇,爷爷给她取名叫弥雅,可这墓碑上也写着阿古弥雅。

蛊人昆仑紧张的盯着阿雅,声音透着呜咽的悲凉。

他不会说人话,可他会叫阿古弥雅的名字。

“弥雅……”昆仑喊了弥雅的名字。

阿雅捂了捂嘴,这个蛊人好厉害,会说话。

阿木懵懵的坐在一旁,很乖的坐着。

“阿古……”昆仑趴在坟墓旁,慢慢蜷缩身体。

曾经,阿古弥雅也像阿雅照顾阿木一样照顾他,保护他。

在他还很小受尽折磨的时候,只有阿古弥雅帮他包扎伤口,让他不要害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