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京华动都懒得动一下,全身如同散了架。

“当初就该说服陛下……彻底断了长孙家的子嗣,阉了你让你在宫中做太监!”薛京华也就只有嘴上能逞能了,眼眶赤红。

长孙无邪也不恼,笑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薛京华害怕地想要闪躲,在她眼中,这个人早就成了恶鬼。

“义父……怎么办呢?阉了我,谁讨你欢心?”长孙无邪捏住薛京华的手,慢慢往自己身上放。“拜义父所赐,这满身伤痕,算不算您口中的千刀万剐?”

薛京华的咒骂他都经历过,既然痛苦提前承受,是不是就应该只剩下讨要好处?

薛京华呼吸在发颤,双手被薛京华用发带绑在床头。

手腕已经磨红出血,可她早已清楚,求饶对这个疯子来说没有用处。

“义父,入冬了,天寒屋暖,长夜漫漫……”

欠了他的,慢慢还。

“长孙无邪……早晚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长孙无邪一口咬在薛京华的脖子上,笑着开口。“到时候……”

“我只想死在义父手里。”

……

皇城外,沈清洲马车。

“嘭!”一声闷响,马车被人拦下。

“什么人,敢拦我们家大人的车!”沈清洲是退隐,他的势力犹在,就算是萧君泽也不敢明着对他如何。

马车里,沈清洲缓缓睁开眼睛,嗅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主人……有杀手,但似乎不是冲着我们。”

“去看看。”沈清洲此番前来,带的人不多。

车夫刚走,车门就被推开,一个满身是血的身影躲进马车,什么都没说,只是靠在沈清洲的腿上,慢慢失去了意识。

她在赌,即使不爱了,沈清洲也不会对她见死不救。

沈清洲毫无波澜的眸子如同激起千层浪,心口一阵刺痛。

白狸……

手指慢慢握紧,沈清洲真的有将她扔下马车的打算。

很显然,白狸也有被人算计的时候。

有人在京都设下天罗地网,就是为了引她入瓮。

为了朝阳和宁河,她一定会入圈套。

看来,对方是个厉害角色,并且很了解白狸……

或者说,很了解暗魅楼的圣女。

眼眸沉了一下,沈清洲更担心的……是朝阳。

白狸在京都被人算计,她自知对方是为了活捉她,以白狸的性子,绝对不会被人困住。

又一次被白狸利用,沈清洲心里五味杂陈。

白狸还真是了解他,知道为了女儿,他也一定会来。

仔细想想,在青竹苑给自己传信的人,应该是白狸的人。

白狸,给自己找了一条退路。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对付白狸……京都的人还要再多花点儿心思。

“主人,那些杀手不知追谁而去,咱们不要招惹麻烦,快些走吧。”车夫回来,小声回禀。

沈清洲垂眸看了眼昏迷中的白狸,挣扎了很久。“走吧……”

终究,他还是逃脱不了宿命。

……

奉天,边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