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

宫中,几个宫女在争着打扫内殿外的落叶,见萧君泽回来,脚下一软冲着萧君泽怀里扑了过去。

朝阳眼眸沉了一下,不着痕迹地上前一步,抓住那婢女的后衣领。“在陛下面前毛毛躁躁,成何体统。”

那宫女见自己扑了空,惊慌跪地。“陛下……陛下息怒。”

萧君泽心情好,见朝阳如此护着自己,眼底的花都快溢出来了。“不必理会,回宫。”

他现在就盼着赶紧回内殿。

朝阳见萧君泽这么积极,侧身跟阿茶说了几句。“陛下的药,今日早点送过来,一定要一一检查无误过再送来。”

阿茶赶紧点头。“是!”

见朝阳离开,那跪在地上的小宫女会错了意,以为方才萧君泽是替她解围。

脸颊一红,宫女紧张地跟在阿茶身后。“阿茶公公,陛下身边那婢女什么来头,为什么这么受宠?”

朝阳受宠的消息,可是在宫中传遍了。

“一个入宫不久的新人罢了,不过陛下喜欢,咱们做奴才的还是少说话多做事。”阿茶小声提醒,快步离开。

小宫女得意地扬了扬嘴角,后宫无主子,那她们就各凭本事呗。

……

内殿。

萧君泽也不批公文了,规规矩矩地洗干净,早早就躺在床榻上了。

朝阳端着药膳进内殿的时候,差点笑出声。

如若说美人出浴是妖精,那萧君泽绝对是妖精里的妖精。

尤其是现在这副……欠踹的样子。

“陛下,该吃药了。”朝阳忍笑地走到床榻边。

萧君泽很痛快地喝过碗,仰头喝了下去。

从小到大,喝药就没这么痛快过。

“朕准许你侍寝了。”萧君泽一如既往地傲娇。

朝阳继续忍笑,一字一句地开口。“陛下……蛊蝶即将破茧,您还要每日取血,为了保存体力,让您好好休息,我在汤药里加了一味药,叫长眠子。”

萧君泽眼里的光瞬间熄灭,困意不受控制地涌了上来。

“又骗我……”

萧君泽幽怨地说了一句,扭头自己睡了过去。

长眠子助眠,误食过量容易昏睡一辈子。

木景炎所中的归隐毒,里面最重要的就是长眠子。

朝阳无奈地笑出声,坐在床榻边看着萧君泽。

这几日,萧君泽像极了当初在毒谷失忆时的小傻子。

其实,萧君泽原本就是个单纯又善良的人。

至少在她初遇萧君泽的时候,他是个连蚂蚁都不舍得碾死的人。

可后来,萧君泽变得可怕,让她无法接受。

躺在萧君泽身侧,朝阳从背后把人抱住。

被恨意和误会蒙蔽双眼,她又怎么会去心疼……

到底是经历了些什么,才把一个曾经那么善良的人,逼到冷漠无情。

逼到眼底只剩下防备。

“萧君泽……我会陪着你,在你不要我之前。”

……

西域,暗魅楼。

“主人,没有……没有找到圣女的下落。”手下惊恐地跪地,大虞皇帝已经回宫,宝藏也基本快要出土,圣女却突然杳无音讯……

“帝辛回宫了?”白梓延并不担心找不到朝阳。

嘴角微微上扬,白梓延深意地看着手中的一只蛊铃。“好戏还没有上台,不着急。”

蛊铃能操控噬情蛊,一旦朝阳体内的噬情蛊发作,她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暗魅楼所控。

把玩着桌上的提线木偶,白梓延起身往暗魅楼深处走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