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芦。

胤承打着伞送朝阳回药芦,为了不让朝阳淋雨,他的半身已经湿透。

“我在外面等你。”朝阳进药芦,胤承小声开口。

从小时候他们初见开始,胤承就习惯性的跟在朝阳身后。

无论她走到哪里,他都愿意在身后陪着她,看着她。

“可能要很久。”朝阳想让胤承先回去,外面还下雨。

“无妨,我习惯等你。”胤承持伞站在雨中,冲朝阳笑了一下。

朝阳心口一紧,牵着阿雅进了药芦。

时间过得好快,过去的几年不过弹指一挥间。

胤承仿佛还是以前的那个胤承,而她已经不是从前的朝阳了。

朝阳……

木景炎在取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

想让自己的女儿迎着阳光,沐浴温暖?

“今天采了什么药?”老者坐在药芦的窗台下,看着朝阳默写的医书。“妙,精妙绝伦。”

这么好的医书被珍藏,便是暴殄天物。

“朝儿认识的不多,鬼针草,薄荷,夏枯草,还有虎杖……”朝阳将阿雅后背的小竹筐拿了下来,放在老者面前。

平日里嚣张的小阿雅,在老者面前乖巧沉默,低着脑袋不肯说话,像是还在赌气。

老者看了阿雅一眼,抬手敲了敲她的小脑袋。“这是什么?”

阿雅低着头,小声开口。“金不换……”

“功效。”老者再次开口。

“生打熟补,活血化瘀消肿止痛,可用外伤。药油煎熟服用能补血强身……”

老者点了点头,视线落在朝阳身上。“双手伸出来。”

朝阳赶紧将双手伸出,手指关节处还有些微微的肿胀。

“骨节微创,无外伤,可用金不换?”

朝阳点了点头,外用可敷。

“大白背全草,去切碎上岸,打粉。”

老者让阿雅去切药,给朝阳固定手指关节。

这双手这么好看,废了可惜。

老者不知道朝阳经历过什么,但这些位置的损伤,也就只有刑罚踩踏才能出现。

朝阳不说,老者也不问,只是安静的教着朝阳。“医者,先修心,但也要有原则和底线。”

“朝儿受教。”朝阳点头,帮老者倒了一杯茶。

“作为我的徒儿,为师接你一杯拜师茶,自然要送你回礼。”老者接过茶水,将桌上的两样物件交给朝阳。“一件是百晓堂的门主令,见此令牌如见门主,自此之后无论你身在何处,只要有此令牌,那便可调动百晓堂的暗线。”

朝阳惊愕的看着桌上的令牌,百晓堂?

江湖上最厉害的情报网,也是遍布各国各处最密集的暗线组织。

原来,百晓堂和毒谷有关联?

据传,百晓堂有成千上万的暗线遍布各国各地,大到皇子夺嫡,小到百姓琐事,只要你有钱,百晓堂都能知晓。

“这一个是我毒谷南疆之人的调令,只有我的徒儿才能有的令牌,见令牌如见谷主本人,自此各国若是有人敢对你下手,那就是与整个毒谷为敌。”

老者声音低沉,将两块令牌放在朝阳手中。

“师父!”朝阳惊慌跪地,这太贵重,她怕自己承受不起……

三年,她不过只在毒谷三年而已,三年之后她是必然要离开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