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走吧……”老者摆手。“我老了,不问江湖,不问因果,不寻恩仇……”

沈清洲起身,停留片刻,转身离开。

不问江湖,不问因果,不寻恩仇……

能做到如此通透的人,非圣贤难为。

……

毒谷,后山。

“小家伙,给。”朝阳四处看了一眼,阿雅果然已经守在坑洞口了。

朝阳将画像交给阿雅,越发怜惜这个身份成谜的小家伙。

“姐姐!”阿雅惊喜的看着朝阳,对朝阳的好感越发增加。“姐姐我喜欢你!”

朝阳笑了笑,捏了捏阿雅的脸。“扶摇哥哥对你也好,不要仇视他,他是在保护你。”

朝阳能看明白,扶摇是真的护着阿雅。

“我知道,他这个人臭屁的很。”小丫头虽然小,可她什么都懂。

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

她都懂。

“那小阿雅要快快长大。”

阿雅在坑洞边放风,朝阳小心翼翼的跳下坑洞。

四下寻了一眼,没看见萧君泽的身影。

朝阳心口一颤,他……去哪了?

被人发现了?还是故意装傻,然后趁机离开了?

“萧君泽?”

听见黑暗的角落有动静,朝阳走了过去。

就看见萧君泽蜷缩在角落里,眼睛泛红的盯着朝阳。“娘子骗人……呜呜……”

朝阳的呼吸有些凝滞,垂眸看了眼手中的食盒。“吃点东西。”

“娘子,呜呜,害怕……”萧君泽全身脏兮兮的,眼泪汪汪的瞅着朝阳,像极了乞讨的流浪狗。

朝阳这个人最大的弱点,还是心太软。“撒手!”

萧君泽小心的瞅着朝阳,不肯撒开抓着她的手。

“脏死了,撒手!”朝阳很凶。

萧君泽又哭了起来。

“你……”朝阳实在拿这样的萧君泽没有办法。“傻子……”

这个傻子将来若是清醒了,会将见过他这幅样子的人,都杀了灭口吧。

叹了口气,朝阳一想到萧君泽清醒后羞愤杀人的样子,突然就没那么气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费尽心机得到的天下……要易主了。”朝阳不想再掺和奉天的权谋算计,可萧君泽的命是木怀臣给的,他希望萧君泽做个明君。

“娘子,饿肚肚……”萧君泽像是听不懂朝阳在说什么,一心只想吃东西。

“傻子……”朝阳又骂了萧君泽傻子,他只有在痴傻的时候才会觉得吃饭比皇位重要。

“但愿怀臣哥哥的选择没有错……”朝阳看着萧君泽,莫名心里有些酸涩。

这个曾经高高在上,将她踩在脚下羞辱折磨的男人,到底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今天?

本以为看着萧君泽如此狼狈会有复仇的喜悦,可她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他是天生的王者,本就应该在权利之上。

“萧君泽,你知道吗?太阳永远是太阳,它应该挂在天上,光照万物,如若有一天它坠落淤泥,那这世界就只剩下黑暗了。”朝阳坐在一旁,给萧君泽换药。

她和萧君泽,似乎从未这般和谐过。

小时候,她仰望萧君泽,那个高高在上却如仙神的太子,那般遥不可及。

后来,她惧怕萧君泽,终于触碰到了那个触不可及的存在,却如同坠入地狱一般让她受尽屈辱折磨。

而现在……更加讽刺。

“疼,呜呜……”萧君泽吃着东西,还要哭喊着疼。

朝阳下意识手指放轻了一些,将他脑袋上的伤药重新换好。

“娘子,只能看我……”朝阳给萧君泽胸口的箭伤抹药,萧君泽趁机亲了朝阳。

朝阳蹙眉,眼眸透着杀意。

萧君泽吓得又哭了起来。

“你若是再随意碰我,我就杀了你。”朝阳捏住萧君泽的手腕,暗下用力。

萧君泽的手腕错位,哭声更响亮了。

朝阳呼吸有些急促,起身跑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