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长春苑。

“陛下,您……该回宫了。”萧君泽等在院落外,明明他是帝王,却要看朝阳的脸色。

“再等等。”萧君泽摇头,他还想见见朝阳。

“朝阳郡主的伤势基本已经稳定了。”阿福叹了口气。“陛下,您是帝王,为何……”

“你可知……想得到朝阳,比得到这天下要费心思的多。”萧君泽侧目看了阿福一眼。

“所以陛下您这是……用的什么招数?”阿福似懂非懂,朝阳郡主手中握着西域三绝,甚至是宝藏地图,得到她确实是要比得到这奉天的皇位更加需要多费心思。

难道是自己误会了陛下,陛下其实只是为了利益?

“烈女怕缠郎。”萧君泽扬了扬嘴角,他从现在开始,天天在朝阳眼前晃,就不怕她眼里没有自己。

阿福一脸将信将疑,这样也行?

……

“我要见姐姐!”

“君泽哥哥!”

远处,吵闹的小祖宗不是阿雅还能是谁。

朝阳回宫,萧君泽原本是没有告诉阿雅的,想让阿雅和阿木在后殿安稳一段时间,不要被人发现,也不要出现在沈芸柔那些人面前。

偏偏,还是有人走漏了风声。

“姐姐。”阿雅跑了过来,想要进长春苑。

萧君泽伸手抱住阿雅,冲她眨了眨眼。“嘘,朝阳姐姐在休息”

见萧君泽脸色苍白,阿雅一脸她懂的捂嘴轻笑,随即抱着萧君泽的脖子。“哥哥受伤了?”

“嗯,不过不要紧。”萧君泽揉了揉阿雅的脑袋。

因为乖乖听话,阿雅很小声的再次开口。“哥哥,朝阳姐姐想我了吗?”

“嗯,朝阳最想阿雅。”萧君泽笑了一下。

身后,阿福紧张的弓着身子,不敢抬头,也不敢看阿雅小姐。

他已经提前见了孙嬷嬷,就怕孙嬷嬷乱说话……

阿福怕萧君泽无法承受当年的真相。

“君泽哥哥,今天有个怪嬷嬷,突然抱住阿雅,把阿雅吓坏了,还说阿雅长得真像皇后娘娘。”阿雅小声嘀咕。

萧君泽的手指僵了一下,抬头仔细看着阿雅。

虽然阿雅还只是个孩子,但眉宇间真的像极了他母亲。

“她在夸阿雅长得漂亮……”萧君泽心口突然一颤。

“朝阳郡主!”见阿雅和萧君泽的话题不对,阿福紧张的喊了一声。

……

长春苑。

朝阳从内殿走出,看见萧君泽还站在院落,愣了一下。

他怎么……还没走。

“姐姐!”阿雅见到朝阳,开心的伸手求抱抱。

朝阳愣了一下,快步跑了过去。“阿雅……”

萧君泽扬了扬嘴角,果然……要想朝阳主动走向自己,还是需要点小手段。

见阿雅活蹦乱跳,朝阳松了口气。

至少萧君泽对阿雅是真心保护。

“姐姐,君泽哥哥好想你。”阿雅抱着朝阳的脑袋亲了一口,回头冲萧君泽继续眨眼。“你不在的时候,君泽哥哥都在想朝阳姐姐。”

萧君泽愣了一下,他只是让阿雅帮忙喊出朝阳,怎么还会自己加戏了?

孺子可教也!

朝阳也愣了一下,阿雅似乎很喜欢萧君泽。

也许这就是血缘的羁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