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嘉王朝……”这宝藏,也是萧君泽一直想要得到的。

传言得到宝藏与兵法,天时地利人和便集齐了。

有足够的军饷那就证明有强大的军团,有了足够强大的军队,又有操兵运兵之法,那便所向披靡,再无敌手。

“鬼谷先生曾经预言,天下分久必合,古嘉王朝的宝藏和兵书,将会成为战乱年代唯一的救赎。”

天下一统,还要天时地利人和齐全,缺一不可。

“对,如今生逢乱世,英杰辈出,得到宝藏,也就有了揭竿起义的资本。”朝阳点头。

拜月的野心不仅仅是西域圣女,有了权,她就需要宝藏,有了宝藏就能弥补西域如今兵力短缺的不足。

西域,将会重回当年的巅峰时刻。

“宝藏地图,在你手里?”萧君泽警惕的看着朝阳。

朝阳放下酒盏,抬头看了萧君泽一眼。“陛下想要吗?”

朝阳在试探萧君泽。

宝藏地图是人人都想得到的东西,萧君泽从一开始就表现出过欲望。

“朝儿,宝藏的事情,不许再对任何人提起。”萧君泽蹙眉,依旧警惕的看着四周。

朝阳到底知不知道,一旦朝阳手中有宝藏地图这件事被人传出去,这比西域的猎杀令更有吸引力。

到时候,不仅仅是江湖组织,各国帝王都会将朝阳视作蜜饯。

那时,他都未必护得住朝阳。

“为何?”朝阳意味深长的看着萧君泽。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只是,她想知道萧君泽是怎么想的。

“你是聪明人,若是宝藏的事情拜月泄露出去……你知不知道……”萧君泽气压很低,猛地站了起来,明显有些生气。

朝阳怎么能和拜月这种人做交易。

“她和我做交易,就是笃定了能将我牢牢握在她的手心里,既然拜月这么自信,我当然……不能辜负她一片好意。”拜月自认为聪明,她和朝阳做了交易,帮朝阳除掉沈芸柔,若到时候朝阳不兑现承诺,她便将朝阳手中有宝藏的事情宣扬出去。

仅仅只是猎杀令就已经让朝阳多次差点死于非命,若是各国都知道宝藏在朝阳手中,她还能安稳几日?

到时候别说自由,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人死死的盯着。

拜月,就是太聪明了。

“可惜啊……”朝阳一杯接一杯的喝着,这桃花酿入口丝滑,微甜,以为酒劲儿不大,结果……有些微醺。“她不太了解我。”

朝阳冲萧君泽笑了一下。

萧君泽的视线凝滞,身体的灵魂仿佛被一点点困住。

朝阳喝了一壶桃花酿,如今皙白如玉的面颊泛着桃花一般的浅粉色。

对萧君泽灵魂的冲击,如同巨石砸落湖面。

快速别开视线,萧君泽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陛下,告诉你一个秘密……”

朝阳喝着酒笑出声。“我啊……其实根本就不知道宝藏在哪……”

压低声音说完,朝阳就笑了起来。

笑声中透着对自己的讽刺。

笑着笑着,心便开始泛着疼了。

白狸,或许从来都没有信任过她这个女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