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自己也愣了一下,胤承可不是这么幼稚的人……

“但是……果子送到这里,已经坏了多半。”禁军有些担心,试探的看着萧君泽。

“哼。”萧君泽冷笑,不以为然。“既然郡主爱吃,换成新鲜的果子,给郡主送来。”

“不必了,将樱果送来。”朝阳摇头。

萧君泽的手指下意识握紧,就因为是胤承送的,所以坏了也不舍得扔吗?

看着禁军送来的果子,苏晴无奈的笑了一下,胤承这是在时刻提醒朝阳,一定要尽快回去救他,不然他就要像这果子一样烂在皇宫了。

萧君泽安静的看着朝阳,心口刺痛。

手指也在桌下握紧到青筋暴起。

看着胤承送来的坏果,她都能笑的这么开心……

是真的,爱上胤承了吗?

“陛下,您方才说到哪了?”朝阳让宫女去挑选好的果子清洗,坐回石桌上。

萧君泽慢慢松开手指,抬头看着朝阳。“暗魅楼的圣女选拔你可知晓?”

他不想放弃……

更无法死心。

朝阳愣了一下,萧君泽怎么突然正经起来了?“嗯,知道。”

“拜月杀了其他的竞争者,如今你是她最大的竞争对象。”拜月只有杀了朝阳,才能成为西域的圣女。“你……西域圣女的位置,你怎么看?”

即使不愿意让朝阳参与圣女选拔,也不愿意让朝阳与西域有任何瓜葛,可他还是想要尊重朝阳自己的选择。

“西域圣女是皇权之上的存在,如今西域的状况,圣女的权利甚至可以左右皇权。”曾经,在母亲白狸时代,圣女就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如今的西域已经衰败,皇室宗亲凋零,圣女一旦选拔出来,便是至高无上。

朝阳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睛。“朝阳帮陛下解决沈芸柔和沈清洲,彻底巩固奉天皇权,那陛下……是不是也要适当的帮帮朝阳?”

显然,朝阳是想要争夺圣女之位的。

萧君泽的手指再次握紧,抬头看着朝阳。“你若想要,我便杀了拜月。”

拜月如今就是案板上的鱼肉,萧君泽之所以留着拜月,就是留给朝阳的。

“不用,她还有用处。”朝阳视线下意识闪躲,不去看萧君泽的眼睛。“朝阳有别的事需要陛下帮忙。”

他明知道拜月的身份还留她在皇宫,是为了……自己?

“你要把控好。”萧君泽知道,自己对朝阳还有用……但拜月不是那么好掌控的人。

“我会杀了她,但不是现在。”拜月想要宝藏地图,显然对方有更大的野心。

她和拜月如今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等拜月没用了,她必须尽快除掉。

“朝儿……”萧君泽再次开口。“沈芸柔毕竟是沈清洲的女儿,也不简单。”

对付沈清洲肯定要对着他的软肋使劲儿,但沈芸柔绝对不是沈清洲的软肋。

“一物降一物,如果是拜月对上沈芸柔呢,陛下以为谁会赢?”朝阳安静的倒了一杯桃花酿,仔细的品了品。

即使不常饮酒,朝阳依旧觉得这酒入口丝柔。“好酒……”

果然,这酒喝了就停不下来啊。

“她们?”萧君泽的声音僵了一下,朝阳是想坐山观虎斗?

“拜月想要古嘉王朝的宝藏,我的条件是除掉沈芸柔。”朝阳说的很轻巧。

萧君泽的心软了些许,慢慢来,至少朝阳现在愿意陪他说说话了。

先前,朝阳连话都不愿与他多说。

即使明知道朝阳如今也是为了利用他,但萧君泽却心甘情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