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子身子弱,王爷吩咐了,一定要好生照顾。”

“月儿姑娘今早来看过了,小公子就不哭了,看来月儿姑娘真的是小公子的娘亲。”

“不然王爷怎么可能一直将月儿姑娘带在身边,还一直宠幸。”

后院禁地,两个伺候的婢女小声对话。

这里是裕亲王府的禁地,萧承恩选的都是自己人。

从萧承恩带回一个孩子开始,这些人就一直都在猜测。

一开始怀疑不是王爷的孩子,可王爷对孩子很上心,那这孩子是王爷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很快,月儿姑娘就入了王府,深受王爷和小公子的喜爱。

月儿姑娘就是小公子娘亲的事情,就让这些婢女更加深信不疑了。

“月儿姑娘,小公子又哭了。”见月儿走进院落,婢女赶紧起身。

月儿看了眼四周,小声开口。“快抱出来我看看。”

“月儿姑娘,这孩子是您和王爷生的吧?”月儿性子温柔,久而久之,这些婢女胆子也就大了。

月儿抱着怀里的孩子楞了一下,面色一沉。“王爷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孩子的存在,你们切勿再去议论,否则谁也保不了你们。”

婢女紧张地低头,不敢再问。

王爷是怕别人知道自己有了孩子,会加害小公子?

月儿抱着孩子入了房间,婢女在门外小声嘀咕。“看月儿姑娘紧张的样子,小公子肯定是她生的。”

暗处角落,青鸾安静地躲着,等院落没了人,才紧张地走了出来。

往房间走了一步,青鸾停下脚步。

眼底闪过失落,转身快速离开。

……

皇宫,长春苑。

“奉天皇宫好大,这要走一天才能走出去。”

“不愧是兴旺百年的强国,这皇城建在龙脉之上,风水宝地啊。”

“若是有一天,各国一统,那一定要将皇城选在奉天皇城。”

星移从进皇宫开始,这嘴就没停下。

那一脸的艳羡,满眼的嫉妒恨。

朝阳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能不能别一副没见过市面的样子?”

星移快速站在朝阳身后。“朝儿,我跟你说,长春苑后院的那口井,死过人。”

朝阳后背凉了一下,警告的瞪着星移。“你少说话。”

“我掐指一算,此处阴气极重,你要告诉奉天的皇帝,给你另择宫殿。”星移老神在在,那张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脸透着一本正经。

朝阳一脚踩在星移的脚背上。“神棍,说正事儿。”

“我掐指一算,朝儿自然是为了西域盛会的事情宣召我入宫。”星移将掐指一算当作口头禅。

朝阳皮笑肉不笑。“要不你掐指算算,我什么时候打死你?”

“你不舍得。”星移自信满满。

“说正事儿,木景炎将军体内的毒素我到现在都没有查到出处,非常见之毒,毒性不强,但慢慢渗透全身,无药可解……”

朝阳有些着急了。

根据她和星移的计划,这段时间找到解药,西域盛会时趁乱救出木景炎。

星移也收敛了玩意,看了眼四周,小声提醒。“听说当年的神医薛京华,如今还在奉天皇宫。”

朝阳楞了一下,抬头看着星移。“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是处。”

“朝儿,我怎么能一无是处,我掐指一算……天马上要下雨。”

朝阳笑了笑,起身快速往太医院跑去。

借着给小皇子治病的机会,她现在自由出入太医院,不会有人怀疑。

星移看着朝阳的背影笑了一下,快步跟了上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