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我……”朝阳不知道要怎么说。

她想告诉萧君泽金箔令的事情,让萧君泽早有防备,沈清洲一开始可能并不想夺皇位,沈清洲和木景炎还有先帝之间,也许有某种误会。

毕竟曾经是结拜的三兄弟,最终却落得如今的下场。

而且……她将木景炎救出来以后,也是要将人送回奉天的。

只有萧君泽和木家人,能真心的护木景炎安全。

“阿图雅,会跟陛下一起回奉天。”朝阳沉默了许久,再次开口。“对吧,陛下?”

此番萧君泽回奉天,才是真正危险的开始。

就算有星移在,沈芸柔和沈清洲的人也不会让他那么轻易回去的。

柔然虽然是部落国,可嫡公主若是跟在萧君泽身边,有些人总要掂量一下,何况……有阿图雅在,也能用用障眼法。

她只是想让萧君泽多一条退路。

以萧君泽现在的情况,明明将阿图雅收入后宫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政治联姻从来都是笼络各国的必要手段。

“朝阳!”萧君泽停下脚步,转身的瞬间怒意极重。

他都已经决定让朝阳走了,为什么她还要来一次次的招惹自己。

带不带走阿图雅是他的事情,不需要朝阳走之前还来给他塞女人!

指甲再次掐破掌心,萧君泽深吸了几口气才算是将情绪安抚下来。“木怀成,送朝阳郡主回圣女殿!”

木怀成这会儿才彻底肯定,朝阳和萧君泽之间,必然是发生了什么。

“阿朵珠公主,这是奉天的事情,需要我送你走吗?”朝阳根本不理会萧君泽,怒意地看着阿朵珠。

她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劲儿,就不知道滚蛋吗?

阿朵珠扬了扬嘴角,看来……萧君泽和朝阳之间,也有了矛盾。

“既然是奉天自己的事情,那阿朵珠就先走了。”阿朵珠笑意地看了阿图雅一眼。“妹妹,如若陛下不肯留你,柔然的使臣团明日一早出发,路上注意安全。”

阿图雅气得脸色发青,想要上前和阿朵珠理论,却被九凤拉住。

气得红了眼,阿图雅躲在九凤身后偷偷擦了擦眼泪。

“木怀成!”萧君泽吼了一声,要抗旨吗?

“哥,回奉天路途遥远且危险重重,柔然嫡公主在,可先行。”朝阳叹了口气,在木怀成耳畔小声说了一句。“兵分两路,替身先走。”

木怀成点了点头,朝阳是在替萧君泽出主意。

回去的路上,让人假扮萧君泽与柔然公主一起回奉天,确实能吸引部分杀手。

这样也能确保萧君泽顺利回到奉天。

只有回到奉天,他才能进一步掌握大权,将奉天的实权抓牢在手心里。

……

“陛下……”见朝阳离开,木怀成想劝萧君泽。“回奉天的路上一定会危险重重,不如我们兵分两路……”

“这么听朝阳的话,好啊,让阿图雅回奉天也不是不可以,你娶她。”萧君泽还在气头上,也只有朝阳能让萧君泽气成这个样子。

木怀成惊得嗓子都沙哑了,这怒火怎么突然就烧他身上来了?

阿图雅也害怕地看着萧君泽,身体有些发抖。

“陛下,我柔然护送公主的人马也都是高手,此番回去,可互相照应。”九凤赶紧上前,双手作揖。

“木怀成,你穿上朕的衣物,代替朕与阿图雅同乘而归。”萧君泽下意识看了眼朝阳离开的方向。

他终究还是不放心。

“陛下……”木怀成愣了一下,随即点头。“是。”

这时候,还是不要惹萧君泽生气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