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的孩子还在玩儿泥巴的时候,她就要学会独处。

沈清洲是一个让人崇拜的人,但却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沈芸柔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出生从一开始就是一场算计。

是她母亲算计了沈清洲,才有了她。

所以她能理解父亲不喜欢自己,也能理解沈清洲不愿意接受她存在的事实。

可她是无辜的,她是上辈人恩怨的产物。

从小到大,沈芸柔就知道,她靠不了任何人,就算是父亲也不过是暂时的避风树,她必须要强大自己,必须要努力往上爬。

她不屑于皇城提亲的皇亲贵族,她要的从来不是男人和爱情,她要权利。

要这顶端的权势。

要万人之上,万民臣服的权利。

“景黎,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选择你吗?”沈芸柔捏着景黎的下巴,永远高高在上的她,却慢慢蹲下了身子,与景黎平视。

景黎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沈芸柔这样的女人,精于权谋,背后又有沈清洲为靠山,就算是输了……也不至于丧命。

可她居然会哭。

习惯了沈芸柔的冷漠,高傲,不屑一顾。

突然见到她哭得如此毫无防备……

别开视线,景黎扯过地上的外衣,披在沈芸柔身上。“娘娘,不必如此作践自己。”

他知道沈芸柔为什么选择他,这是沈芸柔在叛逆,也是她抵抗世俗和权势对女人不公的抗议。

“凭什么男人三妻四妾后宫佳丽无数,女人就要守身如玉,心里只有丈夫一人?”沈芸柔冷笑,如若不是世俗,她应该站在朝堂之上,绝不比那些吆五喝六只知道酒肉贪婪的大臣们强。

朝堂,权势,从来都对女人太过不公。

身为萧君泽的皇后,她就是要让天下人都知道,让天下人都嘲笑萧君泽。

自己的女人都管不住……

“你知道我曾经最敬佩的人是谁吗?”沈芸柔曾经将长孙皇后当做自己的信仰,她羡慕和崇拜着这个女人的才华与思想。

她从不羡慕长孙皇后的地位,她与长孙皇后男女平等的思想有灵魂的共鸣。

在宫中传出长孙皇后与外男有染,在宫中生下孽种,与男人殉情的时候,沈芸柔很失望。

她对长孙皇后失望。

可突然有一天,她想明白了,这何尝不是长孙皇后最后的抗议。

她在用自己的生命告诉天下人,也告诉先帝。

男女是平等的,你对我不忠,我便对你不义。

即使长孙皇后最终也没能逃脱世俗的压迫。

“是长孙皇后……”沈芸柔声音哽咽,伸手拉住景黎。

景黎倒吸一口凉气,这香薰……他会慢慢失控。

如若现在不走。

他便走不了了。

“杀人要诛心,长孙皇后是萧君泽这辈子都不愿意掀起的伤疤,我做了和长孙皇后一样的决定……这件事会在后宫重新掀起风波。即使我输了……我也会让人将这后宫宅院搅的天翻地覆……”

他萧君泽就算是赢了又如何。

从开始他就输了。

杀人,还是要诛心啊。

景黎呼吸开始急促,已经完全听不进沈芸柔在说什么。

意识开始模糊。

他无法控制自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