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君泽的琴音悠扬,婉转中透着大气磅礴。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萧君泽弹奏的是塞外的战歌。

战歌相对应的,就是奉天边关游民的战舞。战舞要求舞者的身体素质极强,力量要足,柔中带刚。

朝阳膝盖伤口还未完全愈合,高难度动作对她来说就是酷刑。

水袖战鼓,后弯踢腿。

俨然膝盖处的伤口再次出血,浸染了白色底裤。

上座,名叫燕尔的使臣眉宇间透着浓郁的暗沉,杀意和怒意相互交错。

隆帝也深意的看着朝阳起舞,眯了眯眼睛,视线落在使臣身上。

使臣面色冷凝,看不出喜怒,但拿着杯盏的手已经暗下用力。

暗处,有杀手。

萧君泽加快了弹奏速度,琴音突然婉转,琴弦与琴音迸发出振奋人心的旋律。

朝阳求饶的看了萧君泽一眼,让自己丢脸……对他来说又能有什么好处?

可萧君泽不为所动,琴音越来越快。

朝阳额角已经微微出汗,以为萧君泽还是在惩罚她,单纯的捉弄她。

可当朝阳脚下步伐变快之时,一根暗处袭来的毒针穿过朝阳的裙摆,与朝阳的身体只差寸缕。

因为太过紧张舞步,朝阳并没有察觉远处袭来的杀机。

但萧君泽却早在朝阳差点落水的时候就发现了……

这皇宫之中,有人要朝阳的命!

而且!胆大包天到敢在隆帝的眼皮子底下动手。

羽林卫也好,萧君泽身边的暗卫也罢,他们都不是傻子。

能在深宫中,当着皇帝面儿杀一个亲王正妃,还能是谁指使?

……

一曲毕,朝阳差点没有站稳,呼吸微微有些急促。

“好!”

空气沉寂了很久,有人带头喝彩。

其实,有萧君泽亲自抚琴,无论她跳了什么,都会有人说好。

大概,这就是萧君泽敢当众整她的原因吧。

眼底闪过一丝失落,朝阳忍着剧痛跪在地上。“父皇,芸柔献丑了。”

使臣眯了眯眼睛,放下手中的酒盏。

芸柔?

沈清洲那老狐狸,果然让朝阳替沈芸柔替嫁萧君泽。

“不愧是我奉天第一才女,快快起来,赏太子妃黄金千两!”隆帝笑声爽朗,看起来身体强健。

他故意用了太子妃称呼朝阳,这是在警告大虞的使臣,也是在警示群臣。

“恭喜太子殿下,恭喜太子妃!”

众大臣恭敬道贺。

使臣手指发颤的握紧,视线一直都落在朝阳身上,灼热的厉害。

她的腿上有伤,好像伤的还不轻。

萧君泽这混蛋私下对他的朝儿动刑?还是欺她,伤她了?

“早就听闻丞相千金舞姿卓绝,我大虞的舞姬根本不能与之媲美,连冰山一角都无法相提并论。”使臣深意开口,这场比试算奉天赢了。

朝阳松了口气,忍着疼痛想要站起来。

可腿已经不听自己使唤了,血液怕是已经浸透裙边。

“平日里本王连院落都不舍得你出,可是累着了?”萧君泽伸手拿过手下递过来的披风,盖在朝阳身上,暗下用力将人提抱了起来。“夜里凉了。”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萧君泽将对朝阳的宠溺表演的淋漓尽致。

朝阳不敢走动,受伤的膝盖不敢着力。

紧张的抱着萧君泽的胳膊,朝阳借着萧君泽的力量靠在他身上,才勉强回到座位。

扶着朝阳落座,萧君泽这才冷眸看着角落处,气压异常冷凝。

他在警告角落的杀手,不要挑战他萧君泽的忍耐力。

现在对朝阳下手,还不是时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