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想知道……”朝阳摇头。

没有意义。

无论是谁,都和她没有关系。

而且,也给她和母亲留下了半生折磨。

院落外。

所有婢女小厮都瑟瑟发抖,这个前几日还不受宠的王妃简直就是妖女,这么快就俘获了王爷的身心……

很快,萧君泽院落宠幸朝阳,与王妃颠鸾倒凤午膳不进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

皇宫,容妃玉轩阁。

萧君泽一反常态宠幸朝阳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自然也落在了慕容灵的耳朵里。

“娘娘,娘娘您息怒。”

“啊!”内殿传出惨叫声,慕容灵在盛怒的时候发泄在宫女身上。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宫女哭着求饶,手臂已经被慕容灵用针扎的肿胀不堪,可这次萧君泽和朝阳的传言是真的激怒了她,她居然用簪子用力划破婢女的手腕,脸颊,以此发泄怒意。

“娘娘饶命……”婢女疼的全身发颤,哭着不停的求饶。

“贱人,狐狸精,狐媚的东西!”慕容灵哪还有半分大家闺秀的温婉,私下里简直就是吃人的魔鬼。

可萧君泽看不见,但凡有萧君泽的地方,慕容灵一定会温婉可人,柔若无骨。

“沈朝阳!这个贱人!”萧君泽是她的,谁都别想抢走!

她不会放过沈朝阳的,她一定会让沈朝阳这个狐狸精付出代价。

“娘娘饶命……”

发泄的累了,慕容灵扔了手中的簪子坐在了榻上。“你们说,我该怎么让这个小贱人原形毕露?”

宫女一个个瑟瑟发抖,生怕说错了话或者没有好主意又会被虐待。“娘娘……”

“娘娘……”有个胆子大的小声开口。“陛下身体好转,太后打算召开百花盛宴,这春日里暖了,百花盛开,到时候各皇亲贵族都会参加,厉王定然会带着厉王妃……”

“啪!”一个耳光狠狠地打在了那个婢女脸上,慕容灵眼眸透着浓郁的怒意。“厉王妃?她配吗?一个勾引男人的狐狸精罢了,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毁了她那张狐媚的脸!”

婢女吓得哆嗦,哭了起来。

“不过,你说的对,百花盛宴,那贱人一定会来……”慕容灵眼眸闪过一丝寒意。

到时候,她一定要让这个冒牌的贱人在众人面前现出原形。

什么厉王妃,什么沈家大小姐,就是个冒牌的狐媚胚子而已!

……

厉王府。

朝阳在书房书写兵法,萧君泽闲来无事坐在桌案边监督。

窗外花瓣挑落,落在朝阳娟秀有力的字迹上,居然让人有些慌了眼。

萧君泽侧目看着朝阳,视线有些游离。

猛地回神,萧君泽烦躁的握紧双手。

这妖女到底有什么妖媚法子……

可视线还是下意识被吸引。

墨黑的长发,认真书写军法的眼眸,皙白的肌肤,纤弱的腰身……

果然,他就不能与这妖女共处一室。

不愧是西域第一绝色的女儿,举手投足,从皮到骨都透着一股浑然天成的魅惑。

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把持得住?

萧君泽已经很佩服自己的定力了。

“王爷在看什么?”朝阳写了一章,放在桌上,疑惑的问了一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