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留下朝阳对您来说不亏。”朝阳再次毛遂自荐。

萧君泽看着朝阳自信的样子,慢慢压下了火气。

连他父皇都对她们母女如此高的评价,这个女人也许真的还有可用价值。

“你想要什么?”冷眸看着朝阳,萧君泽的眼神明确威胁,不要得寸进尺。

“王妃掌中册。”朝阳心跳有些加速,她要的是实权。

在奉天,皇族之人迎娶正妻时都会有王妃掌中册,这掌中册是赋予王妃真正权利的东西,也是身份的象征。

萧君泽若是不将王妃掌印给她,那整个王府的人都将她看做笑话,奴隶。

她若是想要帮萧君泽,王府之人便必须服她。

她主内,萧君泽主外,这内院深宫从来都不是安分的地方,厉王府也不例外。

这其中怕是就有裕亲王府的眼线,若不是知晓萧君泽对她不好,裕亲王又怎么敢大庭广众之下直接调戏。

“你做梦?”萧君泽笑了,觉得这女人贪得无厌,简直失心疯了。“本王的王妃只能有一个,那就是……”

“慕容灵对不对?”朝阳抬眸看着萧君泽,呼吸再次发颤。“王爷,王妃未必是皇后。”

“你好大的胆子。”萧君泽蹙眉看着朝阳,这女人失心疯了吗?

这种话也敢说。

“朝阳说的是大实话,王爷心中怎么想的,王爷最清楚。朝阳对那个位置不感兴趣,对王妃之位不感兴趣,对王爷您的宠爱更不感兴趣,朝阳想要什么王爷应该很清楚,您让我活下去,护我娘亲周全,我帮您达成所愿,还能帮您将那些女人的毒手,从慕容灵身上引开。在这种危险的时刻,王爷不会想要那么单纯的慕容灵陪你承受吧!”

这是朝阳同萧君泽说的话最多的一次,她的声音依旧发颤,但却不再是怯懦的发颤。

朝阳咬住了单纯二字,这两个字用在慕容灵身上就是个笑话!

“你倒是很清楚本王留你的意图。”萧君泽笑了一声,他留朝阳在身边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将宫中那些女人的毒手吸引到朝阳身上。

灵儿单纯,不善于活在深宫的尔虞我诈之中。

可朝阳不一样,她本就生在淤泥里,脏污不堪,与那些女人阴谋算计步步为营,就应该是她这种人做的事情。

“既然如此,请王爷自己定夺。”朝阳跪麻了腿,坚忍的看着萧君泽。

这一局她必须拿到主动权。

至少也要确保自己的地位。

“好,本王给你又如何,可你别以为这就是你保命的免死金牌。”萧君泽施舍的扔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你和你娘亲的命在本王手里,本王让你生你便不能死,本王要你死,你便休想活。”

看着萧君泽摔门离开,朝阳终于撑不住摔在了地上。

额头抵着地板,朝阳疼的全身发颤。

梦魇之毒发作,手指疼的连着心脏,折磨到她生不如死。

“胤承……你在哪……”

朝阳哭着呢喃,她好想离开这里,带着娘亲永远离开。

她好疼,好累。

“娘亲,对不起……朝儿违背了誓言,但朝儿暂时活下来了。”

眼前一黑摔在了地上,朝阳就那么全身发抖的蜷缩在地板上,昏沉沉的睡了一夜。

春末夜里寒凉,天还下起了小雨,凄凄沥沥的下了整整一夜。

朝阳全身冷的厉害,被困在梦魇中全身骨头都疼痛到发虚。

每次毒发的时候,其实朝阳都有想过去死,可她不能死。她从来不怕死,若是真的能死了,那就解脱了。她怕的是自己不能死,死不了,还要为了活下去受尽折磨,疲惫算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