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匪患四起,西域突然停止了战争,甚至主动后退十里。

这倒是让沈清洲觉得震惊。

这可不是景宸的性格。

景宸同意攻打边城,绝对不可能仅仅只是因为军师玉衡有私心,景宸自己也存在着很大的恨意。

他恨沈清洲和木景炎,势必要从这场战争中讨回来。

“将军,西域铁骑没有动静,但边城以西的惠元镇闹匪患,不知道哪里来的土匪突然屠杀了乡绅满门,还将他们的房子据为己有,为非作恶,招兵买马,十分嚣张。”

在这个极度紧绷的时候,院内突然着了火,很显然,这是古嘉旧部在挑衅呢。

巫族已经将手伸到奉天边关来了。

“报!将军,军师,大虞匪患严重,且对方是个厉害角色,大虞皇帝手中的精锐为了剿匪已经损伤大半。”

沈清洲愣了一下,连他都震惊了。“大虞的精锐骑兵可是能与西域铁骑抗衡的,会因为一些小小的土匪而损失惨重?”

显然连沈清洲都没有预料到。

“听闻对方手段狠辣,以百姓为人肉,伪装成百姓,混在军营中,趁机反杀。”

沈清洲看了木景炎一眼。

木景炎脸色也沉了一下。

他担心……惠元镇的流寇也会用相同的方式来对付他们。

“如若这个时候……出兵镇压土匪,西域若是突然来战……”木景炎坐在沈清洲身边。

他们已经处在被火灼烧的地步了。

“打。”沈清洲眼眸一沉。“这些匪徒,必须打。”

眼下,巫族才是最大的隐患。

他也是在赌一把,赌景宸对巫族的容忍程度更低。

只要西域暂时不出兵,他们就一定能镇压惠元镇的匪患。

“报!将军,南部驻军之地管辖的龙居镇也出现大量悍匪,对方凶猛残暴,杀人如麻,且追随匪徒近三千人马,占据龙居山最有利的地形……易守难攻,不知木喆煜小将军能不能……”

传信之人有些担心,这些悍匪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沈清洲的心也悬了一下,木喆煜这是回奉天之后的第一战。

这孩子年轻气盛,心气儿也高,若是赢了还好……若是损失惨重,怕是会打击他的信心。

“不必担心,他总要独自学会成长和历练,你我也不能永远陪在他身边。”木景炎这个父亲反倒是劝起了沈清洲。

“这是你儿子,我担心什么?”沈清洲笑着摇了摇头。

可说不担心是假的……

木喆煜这孩子,性子确实让人担心。

有九凤在,也能让他收敛一些。

……

南部军营。

木喆煜看着作战图,蹙眉沉默了很久。

“强攻。”

“喆煜……”九凤拉住木喆煜的手,摇了摇头。“你有点急了。”

两次交手,木喆煜都没有讨到什么好处,他显然有些急了。

过去他在西蛮之地,算起来也是悍匪,如今带着奉天的将士清剿悍匪,对他来说确实变化有些太大。

何况,敌军在龙居山最优越的地方,易守难攻,虽然只有不足五千人马,可各个都是高手,吃亏也是正常。

“若是今夜还拿不下对方的项上人头!我木喆煜愧对军中兄弟,我有什么颜面做他们的将军!”

木喆煜太急于在将士面前表现,他不想让师父失望,也不想让木景炎失望。

他只是想要做到最好。

“你已经很好了,我听说这个睚眦是方圆几里出了名的强悍,有古嘉蒙族血脉,天生力大无穷,一般人连近身都难,而你却第一战就伤了他,已经是搓了他的锐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