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安静的看着赫连狄晟,这是他给赫连狄晟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如果赫连狄晟还是选择愚忠,那……他只能除掉这个隐患了。

“你可知你们少主是谁?”扶摇示意赫连狄晟坐下。“至阳关守将景黎,就是你们古嘉王朝皇族后裔,他是我奉天最忠诚的将士,也是奉天皇帝携手向前的兄弟。”

赫连狄晟震惊的看着扶摇。“此话当真?”

可有假?

“不如这样,我与赫连兄击掌为盟,立下誓言。赫连兄可亲自去至阳关看看,我保证在你回来之前,不会动你的兄弟和村落的任何人。”扶摇让赫连狄晟亲自去一趟至阳关,见见景黎。

其实扶摇也很震惊,景黎居然就是巫族人一直守护的古嘉王朝皇室后裔。

巫族的人居然将自己要辅佐的少主隐藏在了奉天皇帝的眼皮子底下,真的是足够厉害。

“赫连兄应该清楚,以我们的兵力和实力,要想拿下村落救下百姓,轻而易举。”扶摇让赫连狄晟放心。

“好!你最好不要骗我,若是你骗了我……”赫连狄晟目露凶光。

若是扶摇敢耍他,他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他。

“自然。”扶摇笑着抬手。

两人击掌三次,立下约定。

赫连狄晟也会尽快回到边关。

……

放赫连狄晟离开,谢御澜走进营帐。“你又一次放走他,这次……”

“赫连狄晟重义,以他的本事从军中逃走不成问题,可他为什么不走?因为他那几个吃货兄弟在我们手里。”扶摇笑了笑。“巫族与古嘉王朝旧部绝对会成为比暗魅楼更具威胁的存在,必须提前做好打算。”

“陛下在信中可有提到什么?”谢御澜坐在扶摇身边。

“萧君泽说,景黎就是巫族要找的少主。”扶摇耸了耸肩。“所以我把赫连狄晟送过去了。”

“你怎么……”谢御澜有些惊讶。

景黎,居然是巫族要辅佐的少主。

真的是在奉天皇帝眼皮子地下长大的人……

这算什么?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这些年,暗魅楼明着暗着追杀巫族与古嘉王朝旧部,就是怕有朝一日古嘉王朝复国,结果千防万防,居然没想到对方的核心人物就在奉天皇宫长大。

“如果景黎要反,必然留下赫连狄晟,或者让他假意投诚。如果景黎不反,赫连狄晟就会奉天收入囊中的一把好刀。如今西域压境,古嘉旧部的人掀起匪患,这算是内忧外乱,有人想要坐收渔翁之利。”

扶摇慵懒地靠在床榻上。“萧君泽最大的弊端,他太相信自己人。我们得帮他看着点儿……帝王坚定的信任景黎就足够了,坏人让我来做。”

无论赫连狄晟回还是不回,扶摇的人都会盯紧他。

如若赫连狄晟有反的意思,那就证明……景黎也有反的意思。

“我相信景黎。”谢御澜和萧君泽属于一种人,他们都相信自己的兄弟。

扶摇叹了口气。

他是在阴谋中长大的人,他无法做到完全信任一个人。“就算景黎值得信,巫族的人也绝对不值得可信。”

谁也不清楚巫族有什么能耐,他们既然敢突然暴露景黎的身份,就是算准了什么东西。

这些短命却危险的巫族人,仗着天赐之力助纣为虐的事情,从来不在少数。

……

奉天,皇宫。

沈芸柔离开京都,沈芸柔的女儿与小慕阳、还有扶摇的儿子都留在了宫中,有专门的人照料。

“春兰姐姐,小公子今天没怎么吃东西。”宫女有些担忧。

春兰走到小慕阳身边,把小家伙抱了起来。“今天郡主不在,小公子是想娘亲了吗?”

小慕阳蔫蔫的,靠在春兰肩膀上。

“谢将军家的小公子吃的蛮香,早早就睡了,咱们家小公子今日就无精打采。”

春兰抱着小慕阳哄了哄。“我带小公子去御花园走走,你们看好沈家小姐和谢将军家的小公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